数据说话 中国丙肝患者的痛苦与希望

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时间:2017-04-08
【导 读】对于肝硬化患者来说,随着病程进展,肝病程度加重,出血倾向会越来越明显,我们通常用"PHGF软肝术"来控制.PHGF软肝术是由专业技术人员,在可视化靶向定位下找准肝脏病变位置,将特定药物及再生因子直接注入结构已异常的肝微循环区域

头发被烤得打卷儿,脸上被熏得乌漆妈黑.云玥出了帐篷才发现,已然是日落黄昏.树上的麻雀在叽叽喳喳的叫着,跳着脚看云玥凄惨的模样.身后的帐篷已然燃起火头,几个老兵拿着水桶赶来.几桶水下去,根本不起作用.

眼睁睁的看着老兵们冲上去,用扫把将火头压下去.再看自己的寝帐已然是狼藉不堪,通过现场勘查.火头居然是在自己脚下燃起来的,根据推算这里正是栓柱趴着的位置.再一闻栓柱嘴里冲天的酒气就明白了,这小子他娘的喝醉了酒.稀里糊涂跑进帐子,结果睡着了将蜡烛碰倒在地,这才酿起了这场火灾.

云玥的心头再次袭上莫名其妙的烦躁,好像一头拉磨的驴子一般在地上左右踱步.看着栓柱的眼神好像一只噬人的老虎,一向没大没小的穷奇都溜边走,侯爷发怒了!后果很严重!

一桶冰凉冰凉的井水当头浇在栓柱脑袋上,这货激灵一下便从地上窜起来.脸上还有烟熏的痕迹,眼神里充满了迷茫.

"打!"云玥从牙缝里挤出一个字,几个老兵冲上去.扒掉栓柱的外袍,白花花的大屁股在夕阳下镀上了一层金色.

老兵们抡起板子,"噼里啪啦"便打了下去.懵懵懂懂的栓柱被打得哭爹喊娘,大栓二栓哥俩急得在旁边直搓手.就是不敢站出来求情,话说刚才他们哥俩也来救火.若不是穷奇冲了进去,云玥不被烧死也被呛死.

都是打人的老手,老兵们手下都有分寸.大栓二栓平日里为人仗义,这一路从赵国到了秦国早已然成了哥们儿.别看打得虎虎生风,但都是皮外伤.绝对动不了筋骨,回去躺上个把月又是一条好汉.

可打了半天,没听云玥喊一句停.这就要命了,即便打得轻些.这一直打下去,也是会要人命的.装作喘粗气,偷眼看看云玥.侯爷不说话,只是走来走去.似乎也没看这边儿,低着头嘴里还念念有词.众人有些恍然,侯爷莫不是中邪了吧!自从昨天晚上,侯爷似乎就不对劲儿.几个家伙嘀咕几句,便有人撒腿便跑找王翦去了.

云玥正六神无主的溜达,却不防被一盆热乎乎的东西泼在身上.提鼻子一闻是腥臭无比,他娘的谁敢用血泼老子.正要转身去找凶手,只觉得头晕目眩,身子摇晃眼前一黑便什么都不知道.最后的记忆便是,一个神经病穿得跟鬼似的,抽风一样在自己眼前乱晃.

五花八门的梦一个接着一个,一会儿是乌兰满脸微笑的看着自己.看着看着,眼睛就淌出血来.两行殷虹的血泪,滴滴答答简直就是他娘的一个女鬼.

一会儿又是一个浑身血淋淋的奶娃娃,一声不响的啜泣.再不就是怀里抱着一个白胖白胖的小萝莉,一转眼便跳到了地上好像人参果一样消失不见.

混乱挣扎,眼前都是凄惨的场景.都是一些稀奇古怪离奇的事情,还都与乌兰沾着关系.当最后一次,乌兰留着眼泪嘴巴一张一合,说些什么云玥死活听不见时.云玥再也擎受不住这种煎熬,身子猛得向前一窜……

眼前景物霍然洞开,身旁滑腻腻的.转过脑袋,只看到乌黑长发遮住的脸.心里一惊,赶忙将脑袋扮过来.发觉却不是乌兰,一个不认识的女人正惊恐的看着自己.

"侯爷,您醒了!"接着便响起了敖沧海那个大嗓门儿.

这是一座军帐之中,外面北风呼啸.隐隐似乎听见衣甲与兵刃碰撞之声,身上盖着山羊皮缝制的被褥.身旁还有两个脱得一丝不挂的女子,敖沧海还有两名护卫好像钉子似的站着.再摸摸身上,他娘的也是一丝不挂.这帮孙子还敢看老子的活春宫,反了你们了.

云玥正要发火,王翦一挑门帘儿走了进来.

"云兄弟,还是巫医的法子管用.你看,两个处女给你暖暖被窝儿这不就好了.这一天,把哥哥我吓坏了.高烧不退,相邦大人刚刚来看过.哥哥刚给送出去,你感觉咋样?"

难得看到王翦眼里有关切的神情,云玥有些感动.只是身上光着,又是一身的汗.古人自然有古人的法子,也别说一个人躺在被窝里就是冷.两个人就暖和许多,尤其是脱光了之后,如果是三个人……

用光屁股女人治疗感冒这样的法子,云玥以前也听说过.有些变态的家伙还非得用处女不可,实际上只要是两个脱光了的人在被窝里就会发热.其原理如何,云玥也不知道.

"我昏迷了一天?"云玥晃了晃头,觉得嗓子都快冒烟.刚要说话,一个容貌俏丽的女子已然端着一碗水到了眼前.水里蕴含着一股甜香的气息,不用喝就知道这是蜂蜜水.

"相邦大人送来的,东周王宫里的存货."

难得吕不韦还关心自己,也不知道那辆攻城车他能不能修好.云玥就是这样的人,明知道吕不韦只不过是邀买人心.但还是对困难时候帮助自己的人,心怀感激.

喝了一碗蜂蜜水,有了些精神.在那俏丽女人的服侍上,披上了一件衣服,身后又塞上柔软的靠枕.

"我昏迷了多久?"云玥还是纠结这一问题,每次怪梦都与乌兰有关.不知道,这究竟是出于自己对即将临产乌兰的关心.还是……云玥不敢想下去,他很想计算一下日子.快马从东周城到咸阳大概要四五天时间,这是军驿的速度.他很想知道家里的消息,非常想.尤其是乌兰的消息!

"整整一天一宿,弟兄们都急坏了.请了巫医,说你是受了那东周王的血咒.不过莫怕,哥哥已然让巫医轮番在你帐子外面驱邪.这不,可可的你就好了.来人,赏巫医门十金."王翦很是高兴,随手便赏了巫医们十颗黄澄澄的铜锭子.

"咸阳那边有信来没有?"云玥哪里还有心思管这些巫医的事情,着急的问着王翦.

"咸阳?咸阳能有什么消息,相邦大人报功的奏疏刚刚递出去.想要知道消息,恐怕还得等几天.按照兄弟你的功绩,嘿嘿!这次定然受到重赏,这封地还得往外扩一扩.若是公子再给你说合说合,王上封你个列侯也未可知."王翦兴奋的满脸跑眉毛,云玥手到封赏他作为副将自然也不会差了.做将军的,哪个不想马上封侯.

王翦是王家这一代的嫡孙,王陵和王龁两个老家伙可都看着他呢.

标签:
看了又看
猜你感兴趣
    暂无相关内容
    暂无相关内容
    暂无相关内容
    暂无相关内容
    暂无相关内容
    暂无相关内容
    暂无相关内容
    暂无相关内容
    暂无相关内容

QQ:474560388
邮箱:474560388@qq.com
扫码关注
求医就诊健康网
www.bjhospital.com.cn

©2016 求医就诊健康网站版权所有网站备案/许可证号:浙ICP备10032378号-1
声明:本站(www.bjhospital.com.cn)图/文均来自于网络收集,仅供病友参考,不作为医疗诊断依据.